-西雅图海湾人vs维多利亚(西雅图海湾人vs纽约红牛)

西雅图海湾人vs维多利亚(西雅图海湾人vs纽约红牛)
摩登先锋的城市撞上原始磅礴的自然,成就了西雅图的独一无二。古老的冰川、巍峨的雪峰、活跃的火山浪漫多情,咖啡的浓香、市场的烟火气、飞机在天空留下的痕迹更是散发别样光彩。如果说只能选择一种方式看尽“翡翠城”西雅图的万千风景,那一定是乘坐水上飞机。

水天之间,黄白相间的飞机拖着长长的尾巴激起一道道涟漪,那是肯莫尔航空(Kenmore Air)送给西雅图的明信片,穿透喧嚣破空而来的马达声,那是这座城市奏响的激昂乐曲,这些小小的水上飞机已经成为西雅图天际线上一道不可或缺的风景线。

在波音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因为“B-29超级空中堡垒”等产品走红全球的时候,肯莫尔航空刚刚起步。

如今,它已经成为全球历史最悠久和最大的水上飞机运营商,它不仅拥有25架飞机和52名飞行员,而且提供固定航线飞行、私人定制、飞机维修、保养、转售等各种你能想到的服务。

无论你是想体验凭虚御风、俯瞰江山的壮阔,还是想感受脚踩碧水头顶蓝天的奇妙,肯莫尔航空都能带给您一场难忘的冒险。

家族传承

肯莫尔航空成立于1946年,2021年是其成立75周年。这个数字对于任何一家航空公司来说都是一项重大的成就,更何况相较于阿联酋航空、美国航空等国际航空公司,只能称得上袖珍的肯莫尔航空。

1946年3月21日,罗伯特·芒罗(Robert Munro)、杰克·米涅斯(Jack Mines)和雷格·科林斯(Reg Collins)将华盛顿湖上的一家老木瓦厂改造成水上飞机港,这就是肯莫尔航空的雏形。在这个小小的港口上,3人团队开启了他们的首次飞行,当时,他们的主要工作是维修飞机,并提供飞行课程。直到1966年,肯莫尔航空拿到了与塞斯纳(Cessna)和西比(Seabee)飞机的合作,并在自己的机型中增加了德哈维兰的海狸飞机,它才算真正开启了作为航空公司的一生,并为在普吉特海湾旅行的运动员和垂钓者提供包机服务。

随着飞机和飞行员的储备逐渐充足,肯莫尔航空有能力在特定区域里稳定地提供具有特色的服务。美国的西雅图和加拿大的维多利亚之间的距离约180公里,行船速度太慢,时速200公里/小时的水上飞机则刚好满足这个需求。于是肯莫尔航空找到了自己的利基市场,开启了往返于这两大城市的事业征程。肯莫尔开拓的这个市场不仅解决了两个大城市的沟通问题,也满足了圣胡安岛、奥卡斯岛等与大陆隔海相望的岛屿居民的交通需求。

罗伯特·芒罗作为肯莫尔航空的元老,领导公司50多年,直到2000年才退休,如今,他的孙子托德·班克斯(Todd Banks)继承了他的遗志,成为肯莫尔航空的总裁。托德·班克斯称自己为肯莫尔航空的“管家”,并表示推动家族企业发展是一项责任,家族企业的传承一定不能断在他手中。

除了一代代传承的家族责任感,肯莫尔航空员工和客户之间建立的亲密关系也得以传承。对于肯莫尔航空来说,客户不仅是为公司提供资金的人,更是肯莫尔航空的一份子。多年来,肯莫尔一直以对待家人的态度对待客户,诚信是肯莫尔对待客户最基本的态度,关心与友善是肯莫尔的诚意体现。西雅图本地企业家兼飞行员霍华德·赖特(Howard Wright)被肯莫尔航空的热情与真诚打动,与肯莫尔合作50多年,购入了公司49%的股份。

肯莫尔航空的成功归结于对责任感、对客户真诚态度的传承。在疫情来临之前,载客飞行是肯莫尔的主要收入来源,每日扎堆从湖面起飞的飞机就是肯莫尔胜利的勋章。疫情的狂风暴雨下,肯莫尔航空交通频次直线下降,每天飞往加拿大的航班从旺季的每天50班下降到每周4次,在这样艰难的时刻,肯莫尔航空像对待家人一样对待客户的真诚与热情得到了回报,维修飞机的订单源源不断,成了艰难时期肯莫尔的业务支撑。

追求平等

肯莫尔不只传承先辈之志,更是时代先锋。在肯莫尔,驾驶舱中的性别差异被淡化,这是这家航空公司紧跟社会文明发展和进步的注脚。水上飞机教练阿曼达·格里姆伍德(Amanda Grimwood)是在肯莫尔航空工作的几名女飞行员之一,她表示身为少数女飞行员,她从未感到被特殊对待,她的工作内容及工作考核就像其他每一个飞行员一样,公司并不会因为她的性别刁难她。

男女平等的包容态度与肯莫尔的公司文化一脉相承。肯莫尔航空轮式飞机部门的助理首席飞行员克里斯蒂娜·兹普林斯基(Christina Rzeplinski)表示该部门全职飞行员、调度员和客户服务人员中有一半是女性,这对部分想成为飞行员的乘客来说是一种莫大的鼓励。托德·班克斯也表示,我们鼓励女性加入航空业,但也不会为了表现男女平等,就偏向招募女性工作者。

在女性就业上,肯莫尔航空也给予了百分百的支持,克里斯蒂娜·兹普林斯基说,如果碰到了因为飞机上有女飞行员而要求换飞行员,或是换飞机,甚至投诉的乘客,肯莫尔航空允许工作人员拒绝为这类乘客提供服务。肯莫尔不止对客户像家人一样,对员工更是如此。肯莫尔并不会向无理的乘客妥协,工作态度、飞行技能才是考核的硬指标。

绿色未来

在肯莫尔航空75周年纪念上,托德·班克斯不禁发问:肯莫尔航空能否再坚持75年?如何再坚持75年?肯莫尔航空的未来又会是什么样的呢?托德·班克斯唯一能给出的肯定答案是肯莫尔航空的未来一定是绿色的。

长期以来,航空业一直是温室气体排放增长最快的业务板块,约占全球排放量的2%以上。过多的碳排放引起了争议,为遏制飞机排放加剧的趋势,国际民航组织出台了国际航空碳抵消与减排计划(CORSIA),要求航空公司以2019年和2020年国际航空活动平均排放量为基准,一旦年度排放量超过基准值,航空公司必须通过提高效率、寻找替代燃料、投资可再生能源或植树等减碳项目,来抵消增长的排放额。

在所有替代能源中,托德·班克斯对电动飞机格外感兴趣。电动飞机从绿色环保、高效节能的理念出发,实现零排放、低噪声,几乎不对环境产生负面影响,极大地提高了飞机的环保性和舒适性,是绿色航空未来的发展方向。对于主营航程不过80分钟,主要客群是中老年的肯莫尔来说,这无疑是未来发展的明灯。托德·班克斯表示:“我很期待一个电动化的未来!”

随着国际通用机场的深入推进和旅游业对水域资源的深耕挖掘,国际水上航空业发展较为成熟,不止在美国,马尔代夫、澳大利亚等国家也有自己的水上航空公司。马尔代夫是水上航空与旅游业结合的典范,该国水上机场由TMA(Trans Maldivian Airways)和MAT(Maldivian Air Taxi)两家航空公司联合运营,每年从水上机场起飞的航班超10万架次;澳洲帝国航空公司在细腻玫瑰湾书写传奇,被冠以“飞行皇宫”的美誉;希腊水上飞机运营商Grecian Air也在近日宣布,将于今年9月启用3架19座水上飞机,将希腊爱奥尼亚群岛与大陆地区连接起来。

文中图片均源自官网

环球时报汽车周刊

环球时报时尚周刊

环球时报地产观察

环球时报前沿观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