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星卡 骗局「一编球星卡宝藏还是骗局」

球星卡 骗局「一编球星卡宝藏还是骗局」

本文原文发表于 2015 年,时至今日,尽管球星卡行业经历诸多变化与发展,仍具极强参考意义,故特地分享给大家,以期提供帮助。

收藏球星卡的部分乐趣在于找到真正稀有和独特的卡片。球星卡发行商们通过给卡片编号或限定发行量的方式来刺激藏家为将这些卡纳入收藏而购买更多产品。限量卡和编号卡的另一大意义在于,有效控制卡片发行量以避免市场充斥着大量卡片。

上世纪 80 年末 90 年代初,正是由于卡片发行商过度发行球星卡,导致卡片严重贬值,几乎令球星卡产业崩溃。大家知道,货币超发造成通货膨胀最终令货币贬值同样是这个原理。

理论而言,最稀有的东西往往独一无二,即世界上没有另一个相同的事物存在。在球星卡领域,一编球星卡正是典型代表,这些卡面标记 1/1(下图),

▲ 2020-21 Topps Chrome Match Attax Bundesliga Saison Superstars Superfractors Erling Haaland 1/1,图 | GA

或在一些高端系列中标记为“One of One”(下图)的卡意味着绝无第二张完全相同的卡存在。其往往是一个系列中最稀有的卡,也是你能从中拆出的最好的卡之一。

▲ 2013-14 Panini National Treasures Giannis Antetokounmpo Rookie Patch Autograph NBA Logoman Patch 1/1,图 | GA

收藏球星卡的玩家大多都听说过球星卡印刷版(printing plates,国内亦称模板,下图),它是普通球星卡大小、对光照敏感的薄金属片。其原理是预先使用高强光将图像蚀刻在印刷版上,之后通过曝光将图像借助油墨印在卡纸上,这是多数球星卡的制造和生产方式。印刷版有四种颜色:黑、青、红、黄(即印刷四分色 CMYK,卡特菲力克注)。可以说,没有一张球星卡印刷版不是一编,市面可见的球星卡印刷版都会标记“1/1” —— 但部分藏家认为印刷版的价值不如卡片,因为从技术角度讲它们并不是球星卡(四种印刷版配合才能制作出一张成品球星卡)。

▲ 2007-08 Topps Triple Threads “Relic Autographs” Yellow Printing Plate Dwyane Wade Signed Patch Card 1/1 ,图 | GA

尽管一编球星卡放在多数藏家的收藏中都可称得上“精粹”,却不足以令其成为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卡。众所周知,目前最受追捧也是最有价值的球星卡是 T206 Honus Wagner,这款卡当下存世量不足 60 张,且至少有 3 张被存放在博物馆或图书馆中。

今年 8 月 16 日,一张 SGC 评级分为 3 的 1909 T206 Honus Wagner(下图)以 5505247 美元落槌,加上 20% 成交佣金,总成交价达到 660 万美元 —— 就此打破球星卡成交纪录,成为目前最贵的球星卡。

▲ 图 | Robert Edward Auctions

这个价位恐怕几乎所有的一编永远都难以望其项背,其中的道理在于:如果你有一本你本人写的日记,那么这本日记就可称作一份“一编”藏品,若你本人非名人,即便这本日记的稀缺性绝无仅有,恐怕也没什么人愿意花钱买它甚至读它。它几乎不具备经济价值,然而倘若这是一份名人的日记,其价值自然飙升,也会被众多藏家和粉丝追逐。

问题是,很多藏家似乎从未意识到这个问题。如果你曾留意过 eBay,就会发现 eBay 在拍的诸多一编球星卡动辄要价上万美金。现实是一张一编球星卡的经济价值仅仅取决于买家愿意为其支付的金钱,一张挂拍价几十美元的一编球星卡也无人问津在 eBay 乃至诸多球星卡交易网站上并不鲜见。

▲ 2009-10 Panini National Treasures Century Materials NBA Team Logos Signatures Chris Kaman 1/1,图 | GA

与此同时,不妨再问另一个问题:每年有多少一编球星卡被发行?据知名球星卡评级机构 Beckett 的数据,2009 年一年仅棒球卡就发行了多达 29793 张一编,橄榄球、篮球、冰球、足球和赛车卡的数据未包含在内,但我们可以想象其情况应大致类似。

2010 年,Beckett 的一位编辑曾做过统计,当年在 Beckett 的数据库中仅一编棒球卡的数量便高达 34 万张,同样,橄榄球、冰球、篮球等其他各大品类球星卡均未包含在内 —— 这还是十一年前的数据,经历了品牌、系列、卡种、平行等多方面扩张,今天存世的一编数量远不限于翻倍这种规模增速。以帕尼尼发行的单个篮球卡系列为例,根据其 checklist 便可计算得出仅仅一个篮球卡的单品系列中的一编数量便在数千张级别,而帕尼尼每年发行的球星卡系列达数百种,再将 Topps、Upper Deck 等发行商包含在内,想必大家会对每年新入市的一编球星卡数量有更清晰的认知。

一编球星卡一直备受许多藏家的期待和喜爱,对于某些藏家来说,它们是球星卡收藏中的圣杯。但如今的球星卡行业已将这个概念过度开发,上述简单数学计算已向我们表明现存的一编球星卡数量有数百万张之多。尽管严格来说,它们每一张仍然稀有且独一无二,但很难相信每一张都能卖到成千上万美元。

当然,不同的藏家看待一编球星卡的方式也有所不同,一张球星卡的价值并不能简单地用其经济价值来衡量。但本文要说明的是,更具收藏性、价值更高的球星卡并不总会是一编,换句话说,一编球星卡并不会注定成为最稀有最具价值的球星卡。

▲ 1997 Upper Deck Game Jersey Michael Jordan Autograph PSA NM-MT 8、Auto 9,图 | PSA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