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杭州亚运会电竞项目都有哪些游戏上吗「无缘2022年杭州亚运电竞项目的五大游戏」

2022年杭州亚运会电竞项目都有哪些游戏上吗「无缘2022年杭州亚运电竞项目的五大游戏」

电子竞技能不能算体育竞技?讲真,这个问题在十多年前就已经有了官方定性。在2003年11月18日,国家体育总局做出批准,将电子竞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目。

在过去历经野蛮生长到逐步规范的十余年发展时间里,无论是参与受众群还是观赛受众群,电子竞技都交出了相当之亮眼的表现,连带的商业化效应也是吊打绝大部分奥运/亚运之类的大型体育赛事里的项目。

对于电子竞技这项运动和产业而言,2022年杭州亚运会或许将成为催生其再次腾飞的时间节点。皆因,在日前,杭州亚组委公布了电子竞技将作为计算国家奖牌的大项目,且一并公布了八款入围电竞大类的下属分类游戏。

在过去的上一届2019年雅加达亚运,电子竞技是作为表演项目(不计算奖牌)入驻;在过去的2018年冬奥会,主办方韩国更是让《星际争霸2》等项目成为计算奥运奖牌的存在。

来到今年,主流体育赛事也是继续给予电子竞技肯定,杭州亚组委更是一口气让八款游戏项目入选了电子竞技分类,海量电竞迷大呼过瘾,入围名单如下:《英雄联盟》、《王者荣耀亚运版》、《和平精英亚运版》、《FIFA Online 4》、《炉石传说》、《街霸5》、《DOTA2》、《梦三国 2》。

体育项目有限,位置宝贵,有项目入选,自然有项目成为落选遗珠。那么,又有哪些比较有代表性的游戏无缘进入2022年的杭州亚运呢?综合项目的影响力与受众,笔者将在本文中甄选出TOP5之列,以供参考。当然,受篇幅所限若有其余遗珠或商榷之选,欢迎诸位在评论区留言补充。

五、《拳皇》

在格斗类的电子竞技领域里,《拳皇》系列在过去的多年里一直是与《街霸》系列齐名的作品,人气和影响力难分伯仲。在2022年杭州亚运会中,由《街霸5》作为唯一的格斗类电竞项目入选大名单,在为《街霸》祝贺的同时,自然也是有一大票粉丝会为《拳皇》的落选感到可惜。

回顾格斗类游戏的发展史,《街霸》确实称得上是开山鼻祖一样的存在,首作的问世要比《拳皇》早好几年。不过,得益游戏剧情和故事性的出色,《拳皇》可以说是后来追上,在一段时间里的人气更是明显碾过了发展相对平稳《街霸》,Kof97、Kof98这两个版本的活跃周期,可以说是《拳皇》系列的巅峰了。

回归到竞技层面,《街霸》的风格更加统一,攻守如同下棋的感觉更强,角色和技能也相对平台。比起《街霸》,《拳皇》系列,可以说是成也一切为启动连续技服务,败也一切为启动连续技服务。

在招式攻守对抗的基础上,《拳皇》连招的爽感或许会更强,部分角色在历年作品中的强度很大,为连招服务的倾向确实为拳皇吸纳了许多粉丝,但回归到竞技比赛的产品层面上而言,这或许会在时代的新风口下拖《拳皇》后腿,使其难以得到大赛体委的优先考虑,竞争干不过《街霸》。

不过,怎么说都好,在门槛较高的格斗类游戏,已经有点成为时代的眼泪、难以吸纳新观众或者玩家的情况下,有一款格斗类游戏能成为亚运正式项目为格斗大类电竞重新带点流量,另外一款的粉丝其实也该是与有荣焉。

四、《守望先锋》

尽管热度已经不能与当初上线时的人山人海可比较,但作为把英雄技能与FPS第一人称融合起来的经典作品,《守望先锋》在电竞化上做出的努力和赛事的专业程度还是值得肯定的。

自2016年年底开始,《守望先锋》联赛便开启。因为是全球首个以城市战队为单位的大型电竞联赛,外加作为电竞项目类型的独特,《守望先锋》这个项目在电竞发展史上还是有一定地位的,赛事的热度也比较稳定。

此番未能入选杭州亚运的主要原因,或许是考虑到亚洲层面范围内,《守望先锋》的热度与其他项目对比没有优势可言。或许等到该作出第二代产品时且真正持续爆红时,大型体育运动会才会对它青睐有加。

三、《NBA 2K》

从被主流认可的角度衡量的话,与体育相挂钩的泛体育电子竞技游戏是较早得到认可的电竞项目类别。时间回到2003年,在电子竞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目之后,在知名足球主持段暄等人的提议下,央视的体育频道曾经打造了一档名为《电子竞技世界》的游戏 电竞节目,内容是以足球类的电竞项目为主的。

来到2021年,模拟比赛类的泛体育电竞游戏翘楚《FIFA Online 4》成功入选了杭州亚运的正式项目,算得上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毕竟足球是世界第一运动,足球电竞项目的发展已很久了。

不过,在亚洲范围内,篮球的受众程度其实也相当之可观,而篮球类的电竞项目表现也很突出,最具代表性的项目是《NBA 2K》。足球有电竞项目入选,篮球却没有,这是相当可惜的一件事。至于当中的原因嘛,其实也很好理解,毕竟市面上的电竞篮球游戏代表,都是以NBA联盟为主题的篮球游戏,这与FIBA赛事有冲突。另外一点,那就是NBA自己本身近年的公关处理,在2022亚运会的主办方我国可以说是负评如潮,表明抵制和继续收看的人都很多。

二、《绝地求生》

作为战术竞技型射击类沙盒游戏的代表之作,《绝地求生》自推出之后就广受欢迎,且在赛事运营上搞得有声有色。可惜的事情在于,端游版本的《绝地求生》没能入选杭州亚运会,反而是手游版的《和平精英》作为同类型代表作,占据了2022年杭州亚运的一个正式名额,相信不少吃鸡迷对这样的安排都会感到遗憾和不解吧。

一、《反恐精英:全球攻势》

对于电子竞技的认知,恐怕许多体育迷或者游戏迷的最初认知,来源于两个字母:CS。作为第一人称射击游戏的行尊之作,CS自问世之后一直广受欢迎。从竞技性与平衡性的角度上看,作为FPS类型翘楚的CS系列作品,可以说是最为贴近体育本质的游戏了

发展到今天,《反恐精英:全球攻势》(俗称CS:GO)已经成为了该系列作品的最受欢迎的一个版本,在电竞赛事的运营上也是广受好评,赛事奖金和赛事受关注度一直是电竞大类的翘楚。可惜的事情在于,或许是考虑到亚洲地区受众一般、又或者是产品商与赛事发行商与组委会的沟通不畅或者意愿一般,全球闻名的《反恐精英:全球攻势》没能取得一个2022亚运会的入围名额。

电竞加入了奥运会吗

没有,目前电竞项目刚刚加入到了2022年杭州亚运会。

电竞入奥运会了吗

任谁都没想到,电竞刚刚成为2022年杭州亚运会正式项目,场馆位置都宣布了,为电竞入奥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后脚IOC就提交了《奥林匹克2020+5议程》鼓励虚拟运动发展,并且明确不包括竞技性游戏。作为以竞技性游戏为基础的电竞就顺理被排斥在外了?

虽然这只是IOC应对后疫情时代的改革建议,并且在3月份才能通过,可是它也表明了IOC对电竞的态度。

这对于期盼电竞入奥的我们来说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

电竞为什么又被虚拟体育给拦住了?

虚拟体育(Virtual Sports)指既定体育项目的虚拟化。第九届奥林匹克峰会报告中就曾经强调,虚拟体育项目既包括体力项目(如自行车),也包括非体力项目(如足球),而游戏包括包括竞技游戏(如英雄联盟)和休闲游戏(如超级马里奥)。

从定义中我们也能直接看出虚拟体育与电竞的区别。电竞尽管已经被官方承认是体育项目,依然被划分在了游戏中。

那这是不是表明IOC本质上不承认电竞的体育身份?

曲折中前行

电竞身份不断改变,也体现了它入奥之路的起起伏伏。每一次要看到希望时,总会迎来当头一棒。

2008年,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IeSF)在韩国成立,电竞成立了一个全球范围内推广的联合组织,为电竞入奥打下了组织的基础。

组织也不负使命,2009年就成立了“IeSF挑战赛”,也就是现在的“IeSF世界锦标赛”。

2013年终于迎来了电竞入奥的突破性进展,亚奥理事会授权了IeSF参与制定第四届亚洲室内及无数运动会电竞项目的比赛规则。同年,IeSF获得了国际群众体育协会TAFISA的会员单位资格,并且进入了下一届的国际群众体育运动。

这一年国内游戏门户网站17173发起电竞申奥全球请愿活动,短短几天就收集到53个国家,200多人请愿。

3年后,国际电子游戏委员会(IEGC)在巴西奥运会期间举行了首届电子游戏奥运会。同年,世界电子竞技大赛(WCA)宣布与国际电子竞技联盟(IeSF)联合向国际奥委会提出项目申请。

如果顺利的话,电子竞技将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成为正式的比赛项目,这个结果我们现在都已经知晓。

2018年平昌冬奥会前夕,国际奥委会TOP合作伙伴英特尔公司举办了两项电子竞技比赛(Star Craft II and Steep),比赛以非官方展示活动的方式得到了国际奥委会的支持。同年,电竞作为表演项目出现在了雅加达亚运会上。

2020年12月又是一个具有跨时代意义的时间,亚奥理事会决定将电竞列入正式比赛项目,2022年的杭州亚运会上电竞项目所取得的奖牌将正式计入国家奖牌榜。

十多年的努力,电竞终于有机会成为正式的项目。它有着良好的世界认可度和大众基础,成为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已经是“万事俱备”,可是“东风”到底在哪里?

究竟还有多远?众所周知,IOC对奥运会项目的遴选享有绝对的控制权和最终决定权。

《奥林匹克宪章》规定,新项目审核必须具备的四个条件。一是规范性,即需要时国际奥委会承认的国际单项体育组织管辖的项目;二是国际性,必须有公认的国际基础,至少在50个国家和3大洲男子以及至少在35个国家和3大洲的女子中开展的,而且至少两次被世界锦标赛或洲锦标赛列入比赛项目的小项,才可以列入夏季奥运会比赛项目。三是观赏性,四是可操作性,衡量的指标等在现实可以实现。

毋庸置疑,电竞事实上完全符合了这四项条件,可是申请入奥的经历却坎坷无比。

电竞不能顺利入奥还是因为电竞固有属性难以被接受。不同于传统体育运动,电竞目前缺乏身体活动,而且会对个别人的心理上产生负面引导。

因此,大家对其的偏见短期内还是难以褪去,含有消极意义的词语始终与它捆绑在一起。

大众缺乏对于电竞的正确理解,也没有权威渠道让更多人了解它。即使是官方机构也对电竞的属性存在着分歧,像德国奥委会和德国传媒部门就曾经就电子竞技的属性展开激烈的争论。

官方都如此,更何况是普通群众。电竞需要奥运会这样的舞台去我自己正名。

对于奥运会来说,观众“老龄化”是它现在最大问题,奥运会发展需要“新鲜血液”流入。

奥运会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在逐渐走向低谷,最关键原因就是它已经不能够吸引年轻群体。

2016年里约奥运会甚至成为收视率最低的一届奥运会。根据里约奥运会期间调查数据显示,奥运会电视收视率比伦敦奥运会下降了25%,而且每一届奥运会的观众平均年龄正在升高。

北京奥运会时观众的平均年龄为48岁,而4年后的伦敦奥运会观众的平均年龄为53岁。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即将举行的东京奥运会也是加入了很多深受年轻人喜爱的项目。电竞作为现代年轻人最喜爱的体育之一,它的影响力与受关注程度完全能够帮助奥运会唤起年轻群体的兴趣。

或许,电竞需要奥运会,奥运会也需要电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