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篮球去吗「打篮球吗走」

打篮球去吗「打篮球吗走」

来源:河南日报网

河南日报记者 赵大明

明天是一年一度的国际篮球日。篮球运动起源于美国马萨诸塞州,由体育教师詹姆斯·奈史密斯创造于1891年12月21日。作为富有吸引力的、新颖的运动项目,篮球运动不仅在美国得到快速发展,也相继传播到欧、亚、南美洲等地。1936年,篮球在柏林奥运会中被列为正式比赛项目,由此登上了国际竞技运动舞台。

早在1896年,篮球运动就已传入我国。100多年时光流转,我国涌现出越来越多的优秀篮球选手。钱澄海、穆铁柱、张卫平、宫鲁鸣、阿的江、刘玉栋、胡卫东、孙军、巩晓彬、李楠、王治郅、巴特尔、姚明、易建联、朱芳雨、王仕鹏……一代代中国篮球明星不仅在国内家喻户晓,也在国际舞台上大放异彩。其中也有不少咱河南老乡的身影,比如郑海霞、薛玉洋、李根、罗凯文、高尚、周琦……

各种各样的篮球联赛,在我省如火如荼地开展着。在民间,篮球运动也一直有着非常广泛的群众基础。场地从凸凹不平的泥土地到坚硬的水泥地再到专业塑胶场地,篮板从木质到铁质再到透明的有机玻璃,篮球品牌从火车头、红双喜到李宁、双星再到斯伯丁和耐克,小小的篮球也承载着很多老乡的青春记忆和乡土情结,甚至和他们的生产、生活密不可分。

12月18日,郑州市郑东新区一家幼儿园的孩子们在上篮球课。本报记者 聂冬晗 摄

“打篮球不?”“走!”这样的对话,你是否熟悉?看看咱老乡的篮球故事,是否也会让你感到无比亲切?

为什么是它?

文:李俊虎

七八岁的时候哭着闹着要家人买过一双旱冰鞋,单排的,早已不知下落了。与它相同命运的还有滑板和乒乓球。回想起来,从小到大 ,在我喜欢过的东西里 ,好像篮球最持久。为啥?讲几件小事儿吧!

初中那会儿,老家村子里有个老年人活动中心,我们都习惯叫它文化大院。里边可以打乒乓球、台球,还能拉二胡、看书、下棋。当然,也可以打篮球。但负责开门的大爷经常有事儿,不开门,我们就隔三差五地翻过大门跳进去打球,那时候也就只会投篮吧!免不了被大爷瓮中捉鳖,当场抓住,然后训斥几句。自此,每次在街头巷尾碰到大爷,就低着头赶紧走过去。

到了高中,在班里自以为没有敌手,不料第一节体育课就被同学教做人,从此“拜师学艺”,沉迷打球,无法自拔。高二暑假,每天下午两点多出门,顶着将近四十摄氏度的天儿,一个人在露天篮球场一次又一次地投篮,衣服湿透了就脱了短袖接着投,越投越有劲儿。我没见过“凌晨四点的洛杉矶”,但我见过夏天午后两点的红星球场。也正是在那个夏天过后,我的技术突飞猛进,直至今日,中距离投篮依然是我在球场上十分依赖的技能。

那时候,为了看一场凌晨时段的比赛直播,只能先搞到一张临时出门证,趁着月黑风高混出校门,到走读的同学家借宿一晚,以便在凌晨准时起床,舒舒服服地看比赛。当时,门卫是出了名的不好惹,我不得已只能全副武装,围上围巾,戴上帽子口罩,头都不敢抬,这样的感觉毕生难忘。

当然,印象最深刻的事,还是在高考的时候,抬着一只脚进了考场。按照我们那里的惯例,高考前的四五天是放假在家的。那可是四五天啊!这手还真就没忍住,跑到球场杀了个天昏地暗。不过,代价就是脚崴了,韧带撕裂。这也伤得太不是时候了!更有戏剧性的是,最后一科考英语时,我拉肚子要上厕所,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单腿跳到了厕所,然后在监督的老师面前表演了单腿深蹲。这可能是我这辈子走过的最远的一段路。

每次打球受伤在床上休息的时候,我爸都会咬牙切齿地说一句:“以后不准打了!看看你都成什么样了!”而我也总会回一句:“不打篮球,那我干嘛呢?”

所以,为什么一直喜欢篮球到今天呢?大概就是因为我为篮球做过的那些傻事儿和受过的伤,让我回味无穷。

剪不断的情缘

文:王峰轩

中学时代,最喜欢看《灌篮高手》,球技超群的流川枫和潜力无限的樱木花道很让我着迷。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对篮球这项运动有了初步的认知。

记得当时,很多省份都有了自己的球队,八一火箭、北京首钢、广东宏远、云南红河、河南金象……由于囊中羞涩,我没有像同学中的铁杆球迷那样“砸锅卖铁”。听个别去过现场的同学介绍,比赛的场面很嗨,口哨声、吹喇叭声、加油声此起彼伏。当时就想,平时电视里看球赛也没这么刺激啊,总有一天我也得“亲临其境”。你还别说,不久后的一天,机会真的来了,虽然只是擦肩而过……

那年,我以县数学竞赛一等奖的成绩到新乡参加省联赛,住的宾馆在市体育馆附近。第二天就要考试,细心的带队老师怕我们紧张,就带着我们在附近散步、聊天。这时,只听到不远处锣鼓喧天、人声鼎沸,好奇的我循声而去,看到人流向体育馆涌来。人们头上缠着红色的布条,脸上贴着国旗贴纸,打着大大的条幅——中原铁筷,专叨粤菜。这是干什么呢?老师的解释很到位:明天这里有场比赛,河南队主场对阵广东队,这是咱们河南球迷给河南队打气呢!

许是因为爱静不爱动,我很少打球。大学后曾有一段时间特别想学,但动机“不纯”:常看到球场周围很多漂亮的女同学,一个个替男友拿着毛巾、水杯,当心仪的人进了一个球后欢呼雀跃。运动员听到后如同打了鸡血,大秀球技,仿佛自己就是乔丹、科比抑或艾弗森。我梦想通过努力也能收获点什么,但没练几次就把脚给崴了,于是乎早早结束了那段“篮球情缘”。

当时班里有个济源男孩,我俩上下铺,关系挺好。别看他个子不高,但球技超棒,在系队是绝对主力。他给我讲,他的老家特别重视篮球运动,甚至每个村子都有自己的篮球队。当时我还以为他在夸夸其谈。但今年8月,一则新闻引起了我的注意:8月6日上午,济源市委市政府与企业签约,正式开启投资约150亿元的济源篮球小镇项目。新闻还介绍说,济源是久负盛名的篮球之乡,是首批国家级篮球城市。看来,睡在我上铺的兄弟,诚不我欺啊!

人到中年,身体发福,一如吹起的糖人。看着报了篮球班的儿子身手灵活、苗条健康,我又拿起了久违的篮球,默念着“我运动、我减肥、我快乐”的口号,听着那首神曲《相信自己》,再次开始了“篮球情缘”。

“总是在鼓舞自己,要成功就得努力。热血在赛场沸腾,巨人在东方升起。相信自己,哦……你将超越极限,超越自己。”

一身伤痛,高歌向前

文:李昌盈

不久之前,北京首钢队在五棵松体育馆内为因病去世的前北京男篮前锋吉喆举行了悼念仪式。赴美治疗前夕,吉喆曾以战士的姿态告诉队友:“等我回来再与你们共同战斗!”短短的一句话,真切地喊出了一名篮球运动员对球场的热爱。

记忆中,我和篮球的“纠葛”还要从奶奶说起。小时候体质特别差,空气中稍稍冒出些凉意,妈妈就千方百计地哄我吃下一些特别苦的药。奶奶就开始发愁:吃这么多药,以后长不高可咋办?于是就开始挖空心思给我找玩具:儿童车、溜冰鞋、滑板……无奈我对这些都不感兴趣。偶然的一天,奶奶在闲聊中听说:老张家的孙子从小打篮球,现在人高马大,还是市里面的篮球队员。奶奶听完欢喜得不行,我也理所当然地拥有了一个篮球,可身高并没有噌噌地往上长。

和篮球的第一次邂逅并不浪漫,甚至有些狼狈。面对大手掌几倍的篮球和三米多高的篮筐,大部分时间里我都在满场追着球跑,在一次接球中更是被篮球狠狠地砸到了手背,它缓缓地隆起了。夕阳下,我看着肿胀的手和脏兮兮的外衣,突然觉得很不甘心。从那时候起,我就下决心一定要玩转这个小破球。

和篮球接触的过程中,免不了遭遇伤病。今年7月的一个清晨,我换上球鞋,在清甜的微风中肆无忌惮地把汗水洒在熟悉的球场,直到腰痛难耐。在医院经过漫长的检查后,医生的一席话让我如坠冰窟:“你这是腰肌劳损,需要休养三个月,期间切记不要运动,否则可能导致椎间盘突出。恢复后也要尽量缩短运动时间。”那一刻,时间似乎静止了,几秒钟内我想到了无数种可能。

告别篮球的日子是灰暗的。起初一个月,我还可以安慰自己这不过是人生小小的一个坎坷。可随着时间推移,每天只能静坐着看别人在球场上肆意奔跑,我的耐心也逐渐消失殆尽。打球以来,我经历过脚踝扭伤、膝盖软组织挫伤、手指变形……伤病后的遗憾和痛苦总是让人难忘,但或许,这就是生活本来的样子。虽然它复杂多变,有时让人难以接受,但只要努力向前,清风终会扫清阴霾——就像我看过的那个视频:在一场比赛中,姚明倒地,抱着腿躺在地上满脸痛苦,随后被人搀扶着走进了更衣室。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比赛仍然胶着。突然间,球员通道开始出现骚动,随着球迷的欢呼声和喝彩声,姚明重新站上了替补席。他的归来点燃了队友的斗志,最终,他们绝地反击,获得胜利。

这里有个“篮球村”

文:张增峰 焦显智

在商丘民权县双塔镇一带,说起“篮球村”,那是老少皆知。

双塔镇的双塔村,是个古老的村庄,有着深厚的文化积淀。多年来,打篮球已成为这个村子的时尚,无论是冬歇农闲还是茶余饭后,无论是壮实的汉子还是娃娃学童,大家总爱拿起篮球打一阵子。

上世纪90年代,不少农民解决了温饱问题,渐渐富了起来。不少人业余生活单调,特别是农闲时节,一些年轻人惹是生非,有的玩起了麻将,不良风气在渐渐滋生和蔓延。看到这种情况后,村里的党员崔胜利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成立篮球协会,业余时间组织年轻人打篮球。他和几个好朋友一说,立刻得到了大力支持。于是,在他的带领下,几个热心球迷忙活了起来。

活动首先要有器材,还需要资金,但这些问题难不住他。崔胜利带头捐款,还发动篮球协会的会员,半个月之后,球篮就做好了。可是上哪儿找场地呢?村里一位年近七十的老人武朝清听说后,愿意把自家门前空闲的宅基地无偿让出做球场,这下问题就解决了。

刚开始,崔胜利带着几个球迷一有空闲就往球场跑。人少不够打全场,就打半场。从3个人到5个人再到十来个人,在他们的带动下,更多的年轻人开始喜欢打篮球了,时间长了,篮球场就成了娱乐中心。协会成立不到半年时间,就发展会员90多人。崔胜利还把会员分成了几个球队并经常展开比赛,大大提高了大家的积极性。不到一年,双塔村的农民篮球队就小有名气了。邻近不少村庄也都学他们支起了篮球架。

崔胜利和队友又萌生了一个念头:趁热打铁,举办一届农民运动会!春节期间是个大好时机,既能增添喜庆的气氛,又能为回家过年的人们找个娱乐的地方。1995年春节前,他们向周边20个村的篮球队发出邀请,从大年初一到元宵节,每天都安排有球赛。很多热心的村民成了志愿者,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经过近一个月的筹划,大年初一这天,双塔村第一届农民运动会如期举行了。

那一天,盛况空前,小小的村庄里人流如潮,运动场上热闹非凡。老百姓没有想到在自己的家门口也能看到篮球比赛。这可是个新鲜事儿,省内一些媒体的记者也闻讯赶到现场。时任民权县教体局体育科科长孙鸿明非常高兴地说:“看咱村里的篮球运动搞得多好!双塔村这帮年轻人就是能干!”

首届农民运动会的举办,轰动了十里八乡。一股篮球热席卷了全乡和周边乡镇,后来,兰考高中、杞县五中的篮球队也分别派出了队伍参赛。一路风雨一路歌,运动会连续举办了九届,这里也成了大家公认的篮球村。让村民欣喜的是,运动会的举办使村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治安稳定了,风气有了根本好转,还间接带动了经济的发展。

如今,崔胜利和他的队员们有不少在外地工作,这里的篮球活动也不如以前热闹了。可村里仍有很多年轻人喜欢打篮球,有空了就来两把。“打篮球这项运动,还会在村里‘热’起来!”双塔村的篮球迷笑着说。

“篮球外交”带来“战略伙伴”

文:成利军

在国内为数不多的“篮球城”之一——济源,篮球文化已经融入了当地百姓的血液:村村都有篮球场,村村都有篮球队。而对于该市梨林镇水运庄来说,这一运动更具有别样的意义。

国与国之间有外交,村与村之间自然也少不了“对外交往”。“早在1980年,咱村就和相邻的河头村打过篮球友谊赛。”水运庄村党支部书记丁三保回忆,河头村的沙石资源比较丰富,但对外运输是个“短板”。水运庄的货运力量强大,就与河头村展开合作,对外运输沙石,实现了双赢,双方也成了“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时至今日,两村之间的篮球友谊赛仍然每年进行一次。

时间来到了上世纪90年代。不少上了岁数的村民还记得,1997年,济源举行了首届小康村农民篮球赛。比赛时,水运庄和克井镇大社村“球”逢对手,不相上下。由于部分球员对个别犯规动作的判罚产生分歧,引起争执并演变成打架,双方从此陷入“冷战”。事后经过磋商,两村同意再打一场友谊赛,以篮球“破冰”。赛后,双方握手言和,而且互相参观学习,取长补短,成了“贸易伙伴”——大社村煤炭资源丰富,是远近闻名的煤矿村,但车辆少,运输不畅;水运庄则拥有100多辆大货车,但有时也会遇到“有车无货”的窘境。双方一拍即合,组成了“命运共同体”。

“我们与山西阳城县一家煤矿的合作,也是从篮球开始的。从一场友谊赛开始,接着就是经济上的往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丁三保说,以“篮球外交”实现“多边共赢”的例子还多着呢。目前,水运庄的车辆已发展到120多辆,并以公司加农户的方式成立了汽车运输公司,每年给国家上缴税款达百万元。“1994年,省公安厅和交通厅召开全省交通战线工作会议时,专门在水运庄设立了分会场,把咱这里的汽车运输公司作为一个观摩重点呢!”说到这件事,丁三保很自豪。

水运庄的居民以回族百姓为主,“篮球外交”带来的不仅是村里文化体育活动和民营经济的兴盛,对回汉民族融合也有很大助力。慢慢地,皮鞋加工、牛羊养殖、清真餐饮也开始成了水运庄新的“经济引擎”。“以球会友让俺村在很多赛事中争了名、露了脸,大家的日子也过得越来越红火了。”丁三保说:“打篮球的好处太多了!”

来源:《河南日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