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郑仁事件养父母「被领养8个月后她被养父母活活虐死肠破骨碎韩国郑仁案始末」

韩国郑仁事件养父母「被领养8个月后她被养父母活活虐死肠破骨碎韩国郑仁案始末」

2020年10月13日,韩国黎大木洞医院接收了一名处于昏迷状态的,只有16个月大的幼儿患者。

医生在她身上发现了十二处骨折,胰脏和肠膜破裂。

她的肚子里全是渗出来的血,这是足以写进教科书里的虐待。

而造成这一切的养母,还站在外面催促着医生快点。

她不知道的是,女孩再也醒不过来了。

那么,究竟是怎样一个女人,舍得残忍地虐待一个不足一岁半的女孩?

警察又是怎样的失职,让三次虐待儿童的报警,都不了了之?

图1 郑仁及养母张夏蓉

今天,就让我们走进这场震惊韩国的虐童案——郑仁案,揭开一对“天使父母”的真面目。

被领养的孩子

下面这张照片,拍摄于郑仁被领养前。

你很难将这个白白胖胖满脸笑容的小女孩,和医院里那具被折磨得不成样子的尸体联系在一起。

郑仁出生于2019年6月10日。

她的出生对没有能力养孩子的母亲来讲,是个错误。

出生第八天,她就被亲生母亲遗弃在教堂前。

有好心人将她送到了福利院,由福利院的大家长“妈妈”统一照顾。

妈妈很喜欢笑起来眼睛弯弯的郑仁。

在进行详细的体检确认郑仁身体健康之后,“妈妈”暗下决定,一定要为郑仁找一个各方面都十分优秀的领养人。

图2

2020年1月底,郑仁出生近八个月时,福利院来了一对打扮得光鲜亮丽的夫妻,张夏蓉和安成恩。

在看过孩子们后,他们决定领养郑仁。

张夏蓉出生于庆北地区,她的父亲是牧师,母亲是教会附属幼儿园的园长。

自己则是留美读研的海归,现在从事翻译工作。

丈夫安成恩是基督教电视台行政办公处的一名职员。

两人大学相识,恩爱至今。

结婚后,他们生了一个女孩,领养郑任时已经四岁了。

在大女儿出生前,张夏蓉和安成恩就和身边人讲过他们准备再领养一个孩子。

关于领养孩子的原因现阶段主要有两种说法。

图3 领养前

第一种说法,是为了给大女儿做个伴,两个人互相陪伴着长大,也不至于孤单。

第二种说法,他们领养了郑仁,只是想获得多子女贷款优惠资格。

得到这个优惠资格后,他们每年的年薪可以从六千万韩元涨到七千万韩元,还不需要多缴税。

不仅如此,每个月他们还能领到国家发布的领养津贴。

领养的真相,我们不得而知,只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但根据郑任遭到的虐待来看,第二种成分要大很多。

福利院的工作人员,详细调查了他们的身份背景。

法庭指定的机构,为他们做了精神方面的评估。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他们都再合适不过,福利院通过了他们的申请。

2月3日,张夏蓉夫妻来到福利院,正式领养了郑仁。

图4

福利院的“妈妈”,不舍得将郑仁放在安成恩的怀里。

她将刻着郑仁名字的金戒指和金项链,交给张夏蓉。

希望他们之后,可以好好对待郑仁。

政府发放的一百万韩元(当时大概价值人民币5800元),到达了他们的账户。

在之后的每个月,他们都将从政府手里领取25万韩元的育儿补贴。

在外人看来,这就是个美满又幸福的家庭。

由于韩国少有正常家庭领养孩子,张夏蓉夫妇还带着孩子受邀参加了关于领养儿童的综艺节目,成为了不少人羡慕的对象,从此两人也以“天使父母”的形象被人关注。

如果没有这场死亡,可能所有人都不会知道,隐藏在他们伪装面具后虚假的嘴脸。

图5 张夏蓉(右一)及丈夫一家

死亡当天

时间来到10月13日,医生刚从张夏蓉手里接到郑仁时,她已经陷入昏迷。

医生抢救了一天。

晚上六点四十,郑仁失去呼吸,变成一具尸体。

护士将尸体交给张夏蓉,随后赶来的安成恩,和跪在地上的张夏蓉一起痛哭。

站在一旁的医生认为,郑仁身上的伤不同寻常,希望做个详细的检查。

张夏蓉连忙拒绝,她认为郑仁就是意外身亡,不必多此一举了。

被搪塞过去的医生,越看郑仁的报告越觉得不对劲。

郑仁身上的伤口不像是短期内造成的,她很有可能遭遇了长期的虐待。

于是医生叫来了警察,由警方参与处理。

郑仁死后二十二天,法医为郑仁做了尸检。

图6

从报告里呈现的结果来看,她的直接死因是胰腺分割和肠膜破裂。

她的腹部里全是空气,断裂边缘呈纤维化,全身骨折竟然达到十多处。

其中胳膊、大腿等地。骨折多次。

造成这种情况,只有长期且不间断的折磨。

如果这个孩子没有交于别人抚养的话,那么造成这种虐待的,只有眼前这对夫妻。

可现在,他们还在假惺惺地哭泣。

张夏蓉不停在讲,郑仁只是不小心从婴儿车上摔了下来,什么虐待?不存在!

医生将尸检报告交给警察。

随后,警察按照张夏蓉讲述的情况做了人偶实验。

实验表明,她说的全都是谎话。

郑仁是被谋杀的。

图7 被领养前后对比

警察以虐待儿童致死罪,起诉并拘留了郑仁的养母。

任谁都无法想到,这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女人,竟是造成郑仁身处地狱的恶魔。

要知道,在韩国,胰腺破裂在儿童死亡原因里仅占百分之零点三。

这还不排除车祸碾压造成的死亡。

医生提出,除车祸外想要造成胰腺破裂,只有让孩子躺在地上,另一个成年人以弹跳的方式踩在孩子身上,不停碾压。

大概还原一下场景,就是眼前这个哭得要死要活的女人,把两岁的郑仁摔在地上。

她站在沙发上,居高临下地看着郑仁,然后看准位置,跳了下去。

图8

最后,狠狠地踩在她柔软的腹部,不停碾压,不停重复。

直到郑仁的肚皮和地板挨在一起,因剧痛昏迷。

在调查过程中,郑仁的幼儿园老师告诉警方,在郑仁死前一天,张夏蓉难得将郑仁带到幼儿园来。

那时,他们就发现郑仁不太对劲了。

她的肚子鼓鼓囊囊的,身体又过分瘦弱,眼神总是呆滞着望向同一个方向。

到吃饭时间,她也不吃不喝。

老师拿着牛奶到她面前,她皱着眉头盯了牛奶半晌,才勉强喝了一口。

然而这一口喝进嘴里之后,她就像是中风似的,全身抖个不停。

图9 幼儿园老师及小郑仁

专家就郑仁当时的状况和警察分析道,郑仁之所以吃不下东西,是因为这时她肚子里全是肠壁碎裂掉进去的空气。

那种痛成年人都受不了,更别提小孩。

至于发呆,那应该是郑仁的自我保护机制。

她遭受过太多痛苦了,如果每样痛苦都流泪的话,她早就流干了。

除了肿胀的肚子之外,郑仁的脸上还有受伤造成的淤青。

老师告诉警察,像这样受伤的情况几乎每隔几天就要发生一次。

他们曾经报过三次警。

但三次报案,全都无疾而终。

警方十分惊讶,难道三次报案调查,都没人发现郑仁被虐待吗?

从领养到郑仁死亡,这短短的一年多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图10

这究竟是警察的失职,还是他们夫妇伪装得太好了?

白白浪费的机会

警方调来了三次报案的资料。

在韩国,如果警方认为父母虐待儿童的危险程度超过四分,就可以强制隔离。

但是,在九个评分项目里,有两个是“儿童表示分离保护意向”和“儿童对虐待者表示恐惧”。

仅仅一岁多的郑仁,完全无法回答这两个问题。

因此三次调查,都没有达到四分。

白白浪费了三次拯救郑仁的机会。

第一次报案,是在5月23日。

郑仁的幼儿园老师看到她的大腿上有淤青,认为是父母对其进行了虐待。

报警过后,警察调查了张夏蓉和安成恩。

图11

他们告诉警察,这个淤青是为了治疗郑任的“O形腿”,给她按摩腿时留下的痕迹。

他们甚至还把郑仁叫来,想要当众给警察表演一下是如何按摩的。

警察相信了他们的说辞,调查也就是做个样子。

6月16日,他们结束了调查,象征性的以无虐待结尾,理由是没有找到证明虐待的证据。

第二次报案,是6月19日。

这次报案的,是张夏蓉和安成恩的熟人。

她看到郑仁独自在车里,被关了半小时,于是向警察进行了举报。

一名虐待预防警察和两名儿童保护职员,立刻对他们的住处进行了联合调查。

但他们却并没有找到任何虐待痕迹。

图12 小郑仁脸上的伤痕及淤青

由于这次报案和上次报案之间相差时间不长,警察依然觉得不太可能出现虐待的情况,便没怎么放在心上。

他们先处理其他事情,拖了十八天到7月23号才抓了张夏蓉审问。

张夏蓉当然说自己没有把郑仁放在车里半小时。

那次是因为他们从医院走出来时,有东西落在里面了,她要回去取,只好先把郑仁放在车里十分钟。

警察根据张夏蓉的陈述来到了医院。

可是监控录像早已更新,医生也忘记他们什么时候来的了。

左右都找不到理由,第二次报案也不了了之。

第三次报案,是9月23日,这是距离郑仁被解救最近的一次。

图13 电梯监控下的小郑仁

两次报案后,张夏蓉和安成恩以幼儿园对孩子歧视为由,很少送孩子去幼儿园。

9月23日,她难得将郑仁送到幼儿园。

老师发现郑仁有些营养不良,走路颤颤巍巍的。

于是将她带到了医院,医生给郑仁称了体重,发现她比被领养前还要轻了一公斤。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医生再次向警察举报,郑仁的父母有虐待儿童的嫌疑。

不到一年,前前后后三次举报,这次终于引起了警方的重视。

他们派了四名警察和两名职员展开了调查。

虽然危险程度的评级依旧是三分,他们却认为有必要采取分离措施。

让人没想到的是,张夏蓉和安成恩强烈反对分离。

图14 身上的伤痕

张夏蓉给出的理由是,因为郑仁口腔发炎,所以很难自己吃饭喝水。

警察将郑仁带到医院进行检查,由于他们事先并没有告诉医生,口腔炎症可能和虐待有关。

医生只说,口腔炎症确实会造成体重减轻。

警察只好以父母强烈反对分离措施,且并没有在郑仁身体上发现虐待情况为由,暂且进行监视,不采取分离。

事实上,能让郑仁被救的方法不止一种。

能救郑仁的,还有福利院和儿童保护机构。

可是从警方的调查结果来看,儿童机构采取的办法只是发短信询问。

在安成恩回复的信息里,郑仁一切正常,过的十分幸福。

福利院则表示,自己一直跟随警方的进度。

图15

警方没有找到虐待的证据,他们也无能为力。

就这样,十六个月大的郑仁死掉了。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曾经有那么多次机会可以逃离这个“地狱”。

由于这件案子的性质极其恶劣,在记者报道后,迅速引起了韩国全国上下的愤怒。

虽然警方以虐待儿童致死罪起诉了张夏蓉。

但无数人来到法院请愿,希望以杀人罪来处决她。

审判

在讲述张夏蓉的审判过程前,我想先把警方提供的公诉案资料,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直白的讲给大家听。

报告上显示,去年六月,张夏蓉殴打郑仁,导致其左肩骨骨折。

将其脑袋撞在地上,导致其后脑勺骨折了七厘米。

图16

殴打其大腿和肋部,导致大腿和肋骨骨折。

之后,又再次造成其右侧大腿骨折,右侧第九根肋骨骨折。

据不完全统计,张夏蓉至少虐待郑仁八次以上。

她虐待郑仁的方式多种多样,包括但不限于将郑仁像行李一样扔来扔去。

甚至会因为郑仁拒绝喝滚烫的牛奶,而将牛奶强行灌进郑仁的嘴里。

张夏蓉被逮捕后,一开始还嘴硬的说自己什么都没做。

看到越来越多的证据拿出来,她只好改口说自己只轻微虐待过郑仁,完全没有杀害郑仁的念头。

安成恩也为妻子辩解。

他告诉采访的记者,张夏蓉正处于易怒的生理期。

图17

张夏蓉的母亲也站了出来,哭诉自己的女儿得了不能控制自己情绪的病,希望社会能对她多一丝宽容。

她主张对张夏蓉多一丝宽容,但谁又能对郑仁多一丝宽容呢?

她做错什么了吗?

如果仅仅是控制不住情绪的话,为什么只虐待郑仁,而不虐待她的亲生女儿?

对此,张夏蓉的回答是大女儿很听话,郑仁很不听话,总是摔东西还哭闹。

她情绪上来了,控制不住自己。

但她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希望大家可以给她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先不论一个一岁多的女孩能有多不听话,压根就没人相信张夏蓉这番说辞,也没人想听她忏悔。

图18 愤怒的韩国民众

人们想要她给郑仁偿命,去下面对郑仁做忏悔。

在众人的愤怒里,法院进行了审判。

审判当天,法院外围满了人。

当载着张夏蓉的车开进法院时,法院不得不求助警方维持混乱的秩序。法庭上,安成恩没有被拘留,坐在下方。

被拘留的张夏蓉,穿着囚衣从待审室进入了法庭。

他们都低着头,没有对视。

安成恩不时看向憔悴的张夏蓉,默默流泪。

法院在原有的虐待儿童罪上,追加了杀人罪。

因为他们在虐待时,知道这种行为会导致郑仁死亡。

已知却做,构成故意杀人。

图19 被捕

张夏蓉和安成恩的律师主张,他们两个没有主观意识上的杀人,只承认虐待罪,不承认杀人罪。

张夏蓉在法庭上陈述:

我发誓,我没有希望孩子出现问题。

安成恩则说道:

我不知道妻子对她做了这些暴行,没能及时制止她。但我相信她绝对没有想杀死郑仁的意思。

还好,法官的眼睛是雪亮的。

2021年4月14日,检察官判处郑仁的养父有期徒刑7年6个月,养母死刑。

十几天后,将进行一审。

令人惊奇的是,在一审之前,网络上公开了张夏蓉在监狱里给安成恩写的信。

她在信里表达了对安成恩的感谢,嘱托了女儿的英语学习。

图20 即将接受审判

在信里,她唯一一次提到郑仁,是告诉安成恩,如果他们养条狗,可能会从狗身上想起郑仁。

除此之外,该爆料人还爆料到张夏蓉在监狱里很吃得开。

她每天看书祷告,对人也很热情,完全不像是一个会虐待孩子的人。

其他狱友都很喜欢她。

张夏蓉的父亲立刻起诉这个爆料者,说他侵犯了女儿的隐私权。

但也由于这次起诉,让更多人注意到了这封信。

不少人被张夏蓉对丈夫和女儿的好而感动(我不理解但是大受震撼),又开始让法官从轻处决。

这场风波看上去像在自导自演,可张夏蓉的律师就是通过这封信说服了法官。

图21 为小郑仁伸张正义的网友

2021年5月14日,一审法庭判处养父有期徒刑5年,养母无期徒刑。

可他们还不满足,认为自己无罪。

一直在尝试上诉。

2021年11月26日,韩国法院对郑仁案做出二审判决,

竟然将养母张夏蓉一审时的无期徒刑减刑为35年,养父维持一审判决,还是5年。

据说在法官宣布完这一判决后,旁听的大部分民众都怒吼了起来,场面一度失控。

能做出这一判决,也真的“很韩国”。

在已知的未来里,可能减刑更多。

她还有父母,有丈夫,有女儿,等她出来,她还可以改头换面有新的生活。

可是郑仁什么都没了……

后续

郑仁被葬在安徒生公园的墓园,有很多人前往吊唁。

国会于2021年1月8日通过了《郑仁法》。

其实早在2014年1月,韩国就为被虐待儿童制定了《徐贤法》,期间不断改良,却依旧赶不上那些施虐人的暴虐。

韩国总统文在寅高度重视郑仁案。

在郑仁案宣布判决结果后,他下达了在领养程序中应当以儿童利益为优先的指令。

关于郑仁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图22 小郑仁墓前吊唁

似乎一切都在变好。

可是那个笑起来眼睛弯弯,脸圆圆的女孩,却再也回不来了。

我在写这篇故事时,曾几度哽咽到写不下去。

从头到尾,张夏蓉都不觉得自己有任何做错的地方。

她只是为了保住性命,才摆出那副令人作呕的姿态道歉。

郑仁在她眼里,是件物品,从来都不是一条生命。

对待这种人,我认为无期徒刑比死刑好。

因为等日子一长,她会发现死亡比起无休止的赎罪而言,是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郑仁不是个案。

很多人觉得父母打骂孩子天经地义,殊不知有些行为已与虐待无疑。

图23

在我国,《刑法》中关于虐待儿童,至今仍未有独立的罪名,也没有详细的标准。

希望人们可以将目光转向孩子这一弱势群体。

让他们明白,在成为父母的孩子之前,他们首先是一名有独立人格的人。

要以保护自己为先,对虐待说no!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